中国足球队队员名单 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中国足球队队员名单 > 歷史軍事 > 小縣令很忙 > 第186章 新任太守(作者:亥年)
小縣令很忙

cba鏂扮枂闃熺悆鍛樺悕 :《小縣令很忙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186章 新任太守

    這時候別說是嫌棄馬慢了,就算馬不走,潘見軒也沒有移開目光,若是這馬兒腳下一打滑,那損失的可就是嚴重了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的很快,那戰馬不知道是因什么原因,越到后頭移動的步伐越小,明明臨岸了就已經脫離危險期了,有這么貪生怕死嗎?

    盡管眾人心中都是不爽,這時候卻也得把這戰馬哄起來,不敢催促,太陽都開始下山了,看樣子,晚上要在河邊上過一夜了。

    等劉六帶著另一匹戰馬安全著陸的時候,天色徹底暗了下來,這時候岸邊上的風很大,潘見軒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風吹動了一點位置,這可不是好事,以后可要吃多點飯。

    “軒子,我們找一處能避風的山巖,在這一馬平川的地方,帳篷都難支起來?!?br />
    劉六在對岸已穿好了衣服,正抓著常青的手走到潘見軒面前說道,河邊上風很大,瘦弱的常青方才便差點被吹倒,幸好被劉六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六子你說的對,我們都四處去找找,嗯,你帶著小青?!?br />
    潘見軒看到了一眼四周,點頭說道,這地方確實也扎不了帳篷,人都能被風吹走,何況是帳篷了。

    “蓉姨你護好萍萍,我們四下找找避風的地,出發吧?!?br />
    潘見軒說完,走到小白面前,要找地方,他也不能一個人去找,萬一突然刮一場大風,他相信,他被吹走的幾率還是有百分九十的,有小白在,也能有保障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牽著自己的馬拿上行李,開始沿著河岸尋找地方避風,天雖然暗沉,可一點光亮還是有的,加上空中的上弦月,五人還是能看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軒子,這里可以避風,你們都過來?!?br />
    沒過多久,劉六的大喊聲傳來,潘見軒朝聲源方向看去,劉六正站在一塊大巖石上面揮手。

    “小白,今晚不用你替我遮風了?!?br />
    潘見軒朝小白笑了一下說道,轉身朝著劉六常青的方向走去,朝上游尋去的張萍和蓉姨也在轉身朝劉六走來。

    “這里不錯,我們都下去?!?br />
    潘見軒幾人來到劉六常青站著地方,這巖石下面的空擋足夠五人五馬擠擠便能歇下,主要有這大塊巖石在山,五人也不用徹夜受風肆虐。

    這種待遇五人早就有經歷過,之前在草原上,帳篷被毀壞,四周不見山不見人影,五人便只能抱團取暖,夜里狂風亂作,五馬把人圍在中間,也算是替他們擋下不少。

    可如今還有一塊大巖石給五人遮風擋雨,也算是給他們這些出門在外的游子一點慰藉了。

    次日天一亮,五人醒來后,稍作整理一番,吃了些干糧,便又開始趕路了,那鐵索棧橋,并沒有毀去,如今依舊橫在河上,隨風晃蕩。

    過了河,走上五十里,便是平陽谷,到了那里,便能看到綠植了。

    看著歸途將近,潘見軒一行人面上都是笑意,這一趟出行,可謂是收貨滿滿,尤其是潘見軒,個子似乎又長高了點。

    “這是平陽谷嗎?”五人走在平陽谷中,潘見軒看到面前的一幕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地圖上,這里應該就是平陽谷了,或許是因為軍師一把火燒了過來,所以草木未生?!?br />
    劉六翻出了羊皮卷地圖,看地圖找地方,劉六數字兄弟都是精通不會出錯。

    “哎,只希望是這樣,如今十月了?!迸思閫酚Υ?,隨即又低下頭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他已經在外度過了快四個月,而這四個月對于安陽城來說,便是一場劫難,在離開之時,看到山虎鎮凄涼的一幕,再看到如今腳下裂開的土地。

    潘見軒知道,旱災已經降臨了,如今能看到谷上零星的干樹已經是難得了,只怕出了谷后,前方一望無際的平原上,也是枯草遍地,不見半點綠色。

    而劉六幾人聽了之后,都想到了去年發生的事,從六月一直到十一月,安陽城都未有降雨,烈日又當頭,直把黃土地曬裂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今晚在外過一晚上,明天我們就能回城了?!?br />
    潘見軒估算了一下路程后,朝劉六蓉姨幾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?!?br />
    一行人開始朝著平陽谷走出,在天黑之前,五人找到一處能避風的地方休息,準備明天再啟程。

    在安陽府城中,太守府內,劉子霖正坐在政務廳左邊位置上,主位上則坐有一人,正是新赴任的太守,蔣朗。

    “曾剛,這份折子你看過了嗎?你有什么想法?”劉子霖皺著眉看著手中的折子,向主位上的蔣朗問道。

    蔣朗字曾剛,年少時好學,聰明過人,儀態軒昂,氣度不凡,與劉子霖因才學知名盛京城,年長劉子霖四歲,卻不妨礙兩人在盛京城有深厚交情。

    安陽城上任太守不知行蹤,朝廷便重新選派了一人前來主持安陽府城內政事,蔣朗便是在七月初來到安陽城,那時劉子霖正焦頭爛額的代管政事。

    得知新任太守是熟知的好友蔣朗,頓時歡天喜地的前往迎接,蔣朗在劉子霖之前考取了功名,編修一年便被外放郡縣中的縣丞一職開始做起,歷經三年升職當上一城太守,如今是從其他府城聽調過來。

    劉子霖沒有給蔣朗任何熟悉府城環境的時間,接到蔣朗人后,只口頭提了幾句關心的話,便一把拉上蔣朗去了政事廳,劉子霖畢竟做習慣的是督查工作,

    對一城中的各種雜事和民事還不是處理得很熟稔,如今有了正宗的太守過來,自然是把手上的活悉數還給了蔣朗,都沒讓蔣朗喘口氣歇歇腳。

    “正澤,去年魏人遷南城死傷五十萬人,我相信這時候他們是不會打這里的主意,其實最需要擔心的反而不是這里,是京城?!?br />
    蔣朗話落,想到自己又不能改變什么,遂又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?龍子?”

    劉子霖聽了,頓時又皺起了眉頭,如今燕皇年有二十七,卻任然沒有生下龍嗣,京城內不敢放出傳言,可各地府城大多都是有人流傳,燕皇遲遲無子,大燕必生亂象。
上一章 目錄 中国足球队队员名单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